摄影爱好者/blc圈/nice:hanksforhank
祝自己高考加油

杀戮跟踪·漫改文 0.2

大家新年快乐!
还有…看了更新的十七话,我仿佛被塞了一口有毒的屎。作者,求你了,对我们范好一点吧,十八话一定要有糖啊!

0.2

我在军队中的处境,却一天天变得比想象中的更糟糕。那些“前辈”变本加厉地欺负我,像今天这样。

“尹范!腿伸不直吗?!再追加30次!”为首的一个人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对我大吼道。而我躺在地上,腿被命令向上伸直与地面成九十度。这个姿势,只要抬眼便可看到他们一群人围站在我旁边,嬉笑着看我,时不时踹两脚,然后一群人大笑,全然一副对待畜生的模样。

“唔啊…对不起!”冰凉的水泥地已经摩擦得背有丝丝痛感,我的内心有些绝望。腿,也好酸,“啊……”

真的已经到极限了…还要做三十次?不可能的事。只是这次,他们又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肯结束?

一个人突然怪笑道,“你们听,这小子在呻吟,真恶心。”

“哇——!”闻言,他们齐齐地看着我起哄道。脸上还故意做出一副惊愕的表情,然后爆发出一阵大笑。

在这种时刻,我真希望我是个聋子、瞎子,这样就看不见、也听不见他们的羞辱了。然而,我只能认命地闭上眼睛,在心里默数着次数。

30次、只要咬牙再做30次,一切就结束了。我这么安慰自己道。否则,我很怕自己会崩溃地哭出来,然后趴在地上像一条狗一样地乞求他们放过我。

“喂!才松紧几次,就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?——还有,你闭着眼睛是要睡觉吗?你很累吗?!”看到我对他们的举动并没什么反应,他们中的一个人有些不爽地走到我跟前,蹲下身来,用一种似是玩笑的口吻问我道。

他的声音很大。说完这些,他们又开始哄笑。

我没有听清他的问题,却十分强烈地感觉到他正蹲在我的臀前,不怀好意地盯着我。
一股不好的预感使我头皮发麻,身体有些颤抖。
突然很想起身逃跑,但转念一想,如果逃跑,肯定又会被立马抓回来打一顿。然而羞辱还是会继续,甚至更甚。

真是令人绝望。

“嗯,不回答?”他似乎是看到了我在颤抖,嘴角的笑容更大了,“看来,不——辛——苦——呢。要我帮你吗?”

“啊!!”我还没反应过来,大腿就突然被人抓住、拉得大开,冷空气迅速地涌进来。那个人凑上前来,用他的胯部紧贴着我的下部,我害怕的尖叫。

“等…等一下!”想象着可能出现的场景,我感到异常的恐慌,心脏被慌张的感觉充斥开来,像是要爆炸一般剧烈收缩得令我窒息,声音更是颤抖的不成样子。
我感觉那个人勃起了,因为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正顶着我的屁股。

谁来救救我!

“哈哈哈,你,就这个姿势,继续做完三十次!”那个人抓着我的大腿,用一种恶心的眼神看着我大笑道。说着,还故意用胯撞了下我。

我拼命挣脱,但是没有用。因为力气不够大,所以就算尽了最大的努力也只能用手抓住他的胳膊,不让他有更过分的举动罢了。

“不要!不要这样!!”我有些崩溃地大喊,可是,他并没有任何松手的意思。我的大腿被他捏的生疼。周围的人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。

怎么办……难道真的要按照他说的去做?那可真恶心,可是又逃不走、也打不过。干脆死了算了,反正也不会得救。

也是,我这种,被所有人讨厌的人,怎么还会在心底奢望着有人来救我呢?就算是这种时刻被其他人路过了,也会当成是看好戏一样的吧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可能是因为求生的意识突然一下子消散干净了,整个人便觉得没由来的难过。
吴尚宇,他这个时候,在干什么呢?
真是完全不知道从何猜起啊,可能正在和好朋友聊天吧。

正当我已经打算放弃挣扎时,却突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像是有四五个人在急急忙忙地赶向这里。

“嗒、嗒、嗒。”是军靴打着地面的声音。一声声地都响亮地打在我的心里。
我的心脏砰砰直跳,有什么已经熄灭了的东西又重新开始燃烧。

紧接着就是一道道手电筒的光束照了过来。
“你们,在干什么?!”,为首的人打着手电筒,是指导员来了。

那个人立马放开了我,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。我则是瘫软在地上,出了一身的冷汗,泪流满面。
胸膛在不受控制地剧烈起伏,一个难以令我相信的奇迹就这么发生了——我,得救了。

后来,有人告诉我,是因为吴尚宇无意间撞见了我被欺凌的场景,向上面的人打了小报告,我才得救了。
也因为在服役期间发生了这样的事,我就这么退伍了。

整个人感到异常的解脱,可以不用再见那些前辈,但也不能见到吴尚宇了。

评论(5)
热度(14)

© adevout | Powered by LOFTER